新九江市中醫醫院
九江學院附屬醫院
九江市第一醫院
九江市婦幼保健院

水旱古江西

陳明華 黃浦江 李偉
字體:
2017-09-12 17:02
來源:江南都市報

   [九江新媒體JJXMT.CN]江西自古至今,是一個產糧大省。在21世紀繁榮富強的今天,回首古代江西的歷史切片,我們發現,水旱災害貫穿著古代江西社會經濟發展史。

 
  那么,在江西的幾千年文明史中,究竟遭遇過怎樣的水旱災害?古江西水旱頻繁原因何在?我們的先輩,與水旱自然災害又進行了怎樣的抗爭?本期《探索江西》,我們走進水旱古江西。



  押往京城的漕船靠岸了。
 
  朦朧的月光,彌漫的白霧。半空里,士兵們匆匆忙忙,來來往往,卻無聲無息。
 
  “陰兵”借糧來了!
 
  天亮時分,河面上、草叢里、街道上、房頂上,撒滿了紙銅錢。狗的尾巴被“陰兵”莫名其妙地砍斷。人們大驚,鬧鬼了。五船皇糧不翼而飛,被“陰兵”借走了。
 
  真的是“陰兵”借走了糧?非也!清河災荒不斷,數萬民眾活活餓死,朝廷的糧船雖天天過境,卻不見一艘賑糧船靠岸,唯一的一趟賑糧船卻被人洗劫一空后沉入黃河。為拯救奄奄一息的百姓,當地知縣李忠冒死打開了官倉賑糧,為補足庫存,孤注一擲,精心導演了這起借糧事件。而李忠最后被推上了斷頭臺。
 
  這是電視劇《天下糧倉》中說的發生在江南一縣的故事。世間本無陰兵,但該故事反映出古代水旱等災害對社會影響之深,對一個國家及黎民百姓影響之大。
 
  古江西:大地滿是水旱災害烙印
 
  江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歷史研究所副所長施由明是省內研究自然災害方面的權威專家。
 
  關于江西境域最早有明確文字記載的自然災害始于東漢。據施由明統計,從東漢至清末的一千九百多年間,江西的水旱等農業自然災害共發生801次,其中水旱災害共393次,占極大的比例。其中,一般水災132次、受災面積在6個縣以上的大水災81次、受災面積超過全省一半面積的特大水災19次;一般旱災101次,大旱災48次,特大旱災12次。
 
  從災害次數的記載來看,隨著歷史的前行,自然災害呈現越來越頻繁、越來越大的趨勢。
 
  462年,“楊南(今贛北地區)大旱,因谷不收,民流死亡。”(光緒《江西通志》);812年“夏五月,饒、虔、吉、信五州暴水,虔尤甚,平地有深至四丈者”;814年“秋,江、撫、袁等州大水害稼”(光緒《江西通志》);另外,816年、990年、998年,均有橫掃全省的大水災。
 
  南宋元二百四十年間,大水災17次,橫掃全省的特大水災有6次;大旱災7次,特大旱災6次。水旱災害后往往伴隨著饑荒,呈現的是餓殍千里的景象。南宋元期間,饑荒較前歷代都更加突出,每8.8年中就發生一次。
 
  明至清末(1368年~1911年)期間,江西則是無年不災,水旱等農業自然災害呈現出多樣性、高頻率、連續性和嚴重性,每0.89年就有一次災害,受災面積也非常大,往往水旱蝗饑疫風雹等災害在全省各地同時或連續發生。
 
  水孕育了城市,也讓城市滿目瘡痍,百姓流離失所。1545年,“春,臨江府大水無麥,吉州大饑大疫,贛州大疫;四月泰和土赤飯亦赤,新城大水浸城堞(dié音,此處意:城墻)、官民房屋千余所、田地二千余畝,男、婦溺死者二千余人”;同時,“南昌旱,上猶水”,九江“七月雨雹,大饑”,撫州“郡大饑,民掘白土雜米屑食之,殍(音:piáo,意:餓死的人)死者眾”,寧州、瑞金“五、六月不雨,饑”。像此類各種災害在同年內連續或同時并發的記載,在明清時期的江西比比皆是。
 
  江西水旱等自然災害在地域分布上有一特點,就是在鄱陽湖區及贛、撫、饒、信、修這五大河流沿岸以水災居多。鄱陽湖區的新建、進賢、鄱陽、余干等11縣,在這一千九百多年的水災中,每次都少不了一些沿湖或沿江縣受水災。所幸的是,江西歷史上,尚未有如古樓蘭及西方亞特蘭蒂斯古國一樣因水旱等自然災害消失的地方。
 
  大災后的“人相食”與上山為寇
 
  水旱大災之年,所引起的連鎖反應首先是米價猛漲,平民百姓無以為食,將目光盯上草根、樹皮,饑餓難忍的時刻,乃至于出現了人吃人的悲劇。
 
  有記載,正德四年\(1509年\)“郡大饑,谷價騰涌”;1540年,“袁州萬載早正月不雨至五月,民大饑,升米百錢”(同治《廣信府志》);“紹興六年春,郡大饑,殍死甚眾,盜起;十年薦饑,人食草木”(同治《撫州府志》)。在我省的歷史文字記載中,曾經不止一次出現對人吃人的描述,如549年“夏六月,江洲大饑,人相食”(同治《九江府志》)。
 
  災荒之年,與人吃人相對應的是占山為王。為了生存,部分強壯者為匪為盜。清代江西人魏禧說:“饑饉則勢必為亂,祿然搶米,再之劫富,再之公然嘯聚為賊。”這樣的記載并不鮮見。同治《廣信府志》記載:“乾道二年\(1166年\)丙戌,饒信二州,建寧府饑,民嘯聚”。
 
  水旱古江西留下的警示
 
  古代江西水旱災害頻繁的根由何在?江西的地理環境和氣候特點都易于成災,這是很多人都知曉的。
 
  江西所處緯度偏低,全省氣候溫暖,雨量充沛,特別是春夏之交濕潤多雨;夏秋間晴熱干燥,冬季陰冷,但霜凍期短,無霜期長。在近兩千年中,發生于春夏之際的水災大約占80%,另20%則發生于秋季(九十月份)。旱災也主要是這兩大類:春夏旱和秋旱。
 
  除了地理環境、氣候等原因外,施由明說,古代江西水旱災害越來越頻繁,還有一個主要原因,那就是人類活動對自然環境的破壞。
 
  這在明清時期表現得最為突出。
 
  贛南、贛東北和贛西北山區,在明代中期以前,有的縣甚至在清代乾隆年間以前,都是山深谷荒,甚至保持著原始狀態,“樹木叢雜,竹箐蒙密,時有麋鹿成群,游臥道旁,雉兔遍山,取之應手”。而明后期及清代中期前,來自閩粵的流民大量進入江西山區,種植經濟作物,使江西山區得到開發;然而,由于樹木、竹林被大量砍伐,丘陵、山坡被開墾后,植被被破壞,造成嚴重水土流失。如武寧縣,據乾隆《武寧縣志》記載:“武寧山谷荒僻……近自湖廣、閩粵異民遍鄉開墾,萬山童禿。”墾山時,“火耕旱種,萬鋤并出,掘盡山頭枯樹根”。這是對自然環境的嚴重破壞。再如清代初年的贛南,“閩粵之能種山者攜眷而來”,墾山種植,且規模大,往往數萬人,大量的丘陵、山地被開墾,造成水土流失。在贛東北和贛西北的山區,閩粵移民利用豐富的竹木資源,大規模地發展了造紙業,如清代初年的鉛山縣,“四山之民,多煮竹焉”,全縣有十分之三四的人從事紙業。再如萬載縣,清代前期“棚柵連絡百十里,僑民資竹紙以生”。大量的樹林、竹林被砍伐以后,造成水土流失,加劇了自然災害。
 
  清末,洋務派和湘軍首領曾國藩大軍入贛,“所到之處,無樹不伐”。生態環境的破壞加劇了自然災害的發生。
 
  興修水利與開設糧倉
 
  “大禹治水”的故事可謂家喻戶曉,耳熟能詳。這個故事說明,在有文字記載以前,我們的先民就開始與自然災害抗爭,并認識到了水利建設的重要作用,懂得了抗災減災,最根本的是要治本。
 
  在和自然災害作斗爭的過程中,江西人民也深切地感到水利建設的重要性:“水利,農政之急務也”。自唐代至清代,江西人民興修了眾多水利設施,對農業生產和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起了重要的保護作用。
 
  豐城“為贛吉下流,地勢洼甚,每歲春夏水暴至,方縣數十里匯為巨澤”,自唐至清,不斷地修筑土堤、石堤,保護農田和人民生活。九江府城所在地德化縣,全靠筑堤護城和保護農田:唐代建有甘棠湖堤,明代四次重修和加固,明代還修筑了海天堤、李公堤、謝公堤、封郭洲堤和桑落洲堤。其中桑落洲堤“延亙凡七十余里”。
 
  江西最著名的古代水利工程要數槎灘陂。贛中地區的吉州在后唐天成間\(926年~929年\)監察御史周矩深知群眾受旱歉收之苦,在泰和長百灘筑陂長30丈,開渠6支,灌田二萬五千畝,名槎灘陂。至今一千零六七十年間,仍屹立不倒,潤澤著泰和四萬多畝糧田,因此被后人稱為古代的“江南都江堰”。
 
  設倉積谷,儲糧備荒,使“雖有水旱之災而民含哺自若”,是古代救荒的有效策略。江西自晉代開始,已利用倉儲救荒。清代是江西古代倉儲建設最為完備,最為發達的一個時期。據光緒《江西通志·倉儲》統計,至清道光年間\(1220年~1850年\),江西十三府一直隸州\(共81縣\)共有常平倉112所、社倉1073所、義倉54所,基本上每府、每縣都建有常平倉,平均每縣有社倉13所(常平倉屬于官倉,負責平準糴糶;義倉負責賑貸救濟;社倉屬民辦糧倉,由朱熹創設,一般在祠堂廟宇儲藏糧食,糧食的來源是勸捐或募捐,存豐補欠)。
 
  文/記者陳明華 黃浦江 圖/記者李偉(感謝江西省社科院研究員施由明對此文的大力支持)

 

>更多相關文章
網友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聲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 我是網站編輯,網站事務點我聯系 - 提供新聞報料,點擊這里聯系我 - APP、微博、微信、新媒體業務合作點我
融合微博、微信、APP新媒體全平臺的九江地區門戶網站! 九江新媒體 JJXMT.CN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九江視窗傳媒有限公司 - 贛ICP備13004140號 - - RSS
心悦辽宁麻将下载安装 正规理财平台 体彩浙江6+1开奖结果20034 河南快三走势图电脑版 重庆幸运农场追号计划 福建快三是不是全省销售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漏洞 配资网上上盈排名 北京11选5平台 陕西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超级大乐透下载安版